推广 热搜: 2018    上海  app  杭州  成都  推广  充电  期货  东莞 

投资绿叶农化、福斯特却反目诉讼 远东蒋锡培如何续写新故事

   日期:2020-08-27     来源:旁推网    作者:旁推网    浏览:31    评论:0    
核心提示:  远东控股再次受到连累。   近日,广州浪奇公告,绿叶农化向广州浪奇提出,受疫情影响,按时支付转让款存在一定的困难。绿叶农化曾颇具资金实力,拟接手广州浪奇旗下


  远东控股再次受到连累。

  近日,广州浪奇公告,绿叶农化向广州浪奇提出,受疫情影响,按时支付转让款存在一定的困难。绿叶农化曾颇具资金实力,拟接手广州浪奇旗下资产。

  相比于广州浪奇,另一家企业远东控股受累更大。“至2019年为止,我司累计向绿叶农化注资2768万元,并且绿叶农化向我司借款1.7亿元,至今一分未还”。远东控股方面在一次案件中表示。

  8月26日,就与远东控股的相关诉讼,记者向绿叶农化官网所登邮箱发去采访邮件,暂未收到回复。

  远东控股为江苏超大型民企,集团创始人为知名企业家蒋锡培。近年来,远东控股迅速扩张,尤以频频的对外合作、投资引发市场关注。然而,在另一面,远东控股的部分投资项目却演变成了诉讼纠纷。

  根据远东系上市公司智慧能源最新公告,江西远东电池2016年和2017年均未完成业绩承诺,智慧能源向上海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上述诉讼目前正在审理中。

  据智慧能源披露,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远东控股集团资产总额为254.04亿元,负债总额达到192.10亿元。智慧能源8月27日披露2020年中报显示,其自身负债亦已上升至百亿元以上。

  绿叶农化资金困局未解远东控股被连累

  广州浪奇(000523.SZ)近日公告称,就转让江苏琦衡农化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琦衡农化”)25%股权事项进展,公司收到江苏绿叶农化有限公司(下称“绿叶农化”)发来的《沟通函》。绿叶农化提出,受疫情影响,按时支付琦衡公司的股权转让款存在一定的困难,并希望与公司商议解决方案。

  广州浪奇表示,将在履行当前协议的基础上进一步协商,寻求更好的解决方法以积极促成此次交易。

  此前于2019年6月,广州浪奇将持有的琦衡农化25%股权委托广州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绿叶农化后以2.03亿元的价格受让,并与广州浪奇共同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而绿叶农化直至今年6月末仍未支付第二期6089.93万元转让款,广州浪奇遂向其发起催款。

  相比于广州浪奇,被绿叶农化拖累的另一个合作伙伴——远东控股涉案金额更为庞大。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获悉,江苏省阜宁县人民法院今年3月作出的(2019)苏0923民初4137号民事判决书显示,法院经审理查明,阜宁澳洋工业园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原告”)作为甲方与陈标作为乙方于2015年签订一份借款合同,约定甲方向乙方出借600万元;同日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江苏绿叶农化有限公司又与阜宁澳洋工业园公司各签订一份保证合同,均约定为陈标与阜宁澳洋工业园公司订立的借款合同中最高限额本金600万元的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法院判决,被告陈标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归还原告阜宁澳洋工业园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借款本金595万元及利息;对于上述判决确定的给付义务,被告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江苏绿叶农化有限公司负连带清偿责任。

  远东系进入绿叶农化颇有渊源。

  据前述与阜宁澳洋工业园投资公司案中远东控股方面向法院提供的说法,远东控股是绿叶农化的参股股东,“由于2010年绿叶农化原董事长周文功突然离世,该公司无人接管,经当地政府多次做我司的思想工作,要求我司接管绿叶农化。作为有使命感、有担当的民营企业,我司受命于危难之际,成为绿叶农化的控股股东”。

  远东控股其时还举办了绿叶农化的股权转让暨交接仪式,官网新闻显示,远东方面表示,因远东控股持续发展具备竞争优势的核心产业,故将绿叶农化转让中冶化工。

  工商信息显示,远东控股始终在绿叶农化股东之列,直至2019年5月与其余股东共同退出,新进股东江苏中冶化工有限公司与沈建军接手了绿叶农化,江苏中冶持股99%。

  股权变动之外,双方亦走向诉讼。

  在与阜宁澳洋工业园投资公司一案中,远东控股方面表示“至2019年为止,我司累计向绿叶农化注资2768万元,并且绿叶农化向我司借款1.7亿元,至今一分未还”。

  今年5月,江苏省宜兴市人民法院作出(2020)苏0282民初3955号民事裁定书,申请人远东控股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法院裁定冻结被申请人绿叶农化(含绿叶农化下属分支机构)的银行存款5200万元或查封相应价值的财产及财产权益(含绿叶农化对外享有的债权)。

  远东控股亦在承担对绿叶农化的担保责任后对其提出追偿。

  另据江苏省南京市雨花台区人民法院5月26日作出的(2019)苏0114执2610号执行裁定书,远东控股集团对江苏绿叶农化有限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的保证责任,并在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向江苏绿叶农化有限公司追偿。因绿叶农化作为被执行人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远东控股作为申请执行人向法院申请执行。

  法院执行过程中,经查控被执行人绿叶农化名下暂时无可供执行财产,经申请人远东控股同意终结此次执行程序;申请执行人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的,可以再次申请执行。

  8月26日,就与远东控股的相关诉讼,记者向绿叶农化官网所登邮箱发去采访邮件,暂未收到回复。

  涉蔡道国案远东系存单被冻结后解除

  除了曾投入甚大的绿叶农化之外,远东系另一战略布局重点锂电板块亦发生变局。

  2015年7月,远东系上市公司智慧能源发布资产重组草案,拟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向蔡道国、颜秋娥及蔡强等三名交易对手购买江西省福斯特新能源集团有限公司(后更名为远东福斯特、远东电池,以下简称“福斯特集团”)100%股权,同时向不超过10名对象发行股份募集配套资金。

  智慧能源表示,本次重组完成后公司的业务领域扩大至新能源锂电池领域,因内部整合产生的协同效应将使公司的盈利能力和核心竞争力得到提升。

  然而,并购标的的业绩走向却并不理想。

  智慧能源其后公告,江西远东电池2016年和2017年均未完成业绩承诺,2020 年 1 月,因与蔡道国、颜秋娥、蔡强关于江西远东电池应收账款账面价值补偿事宜,智慧能源向上海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请求裁决蔡道国、颜秋娥、蔡强连带支付江西远东电池补偿款人民币54023.91万元、逾期补偿利息14208.29万元、债权实现费用91.49 万元。

  据智慧能源8月26日公告披露,上述诉讼目前正在审理中。

  在另一起案件中,蔡国华的名字再次出现。

  湖南省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今年2月作出的(2020)湘02执异9号执行裁定书,法院在执行申请人蔡道国与被申请人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保全一案中,裁定对被申请人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价值9302.8821万元的银行存款或等值财产进行保全,分别冻结了款项5000万元、4302.8821万元,异议人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分行对该冻结行为提出执行异议。

  该裁定书显示,上述两张存单系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为其自身办理的银行承兑汇票业务向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分行提供的质押担保,现上述债务已经到期,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未能还款,并已由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分行予以垫付。

  法院因而裁定,解除对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在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无锡分行处开立的存单(账号70×××98、70×××98)的冻结。

  在另一起涉及已终结破产的江苏百纳环境工程有限公司(下称“百纳环境”)的追偿权纠纷中,远东控股亦受到牵连。

  百纳环境工商信息显示,远东控股为其股东之一,持股比例为9.375%。早于2016年,百纳环境已被申请破产清算。后因管理人已将百纳环境的破产财产分配完毕,宜兴市人民法院院于2018年11月裁定终结百纳环境破产程序。

  据江苏省宜兴市人民法院去年10月作出的民事判决书,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远东控股”)、梅正芳、田丽曾为百纳环境与工行宜兴支行的展期借款、百纳环境与浦发银行无锡分行的借款承担担保责任;远东控股作为保证人在为百纳环境代偿后,有权向百纳环境及其他保证人追偿。因百纳环境已终结破产,远东环境仅参与分配得到297.6247万元。剩余代偿款远东控股现已无法向百纳环境追偿,不能追偿部分应由各连带保证人按比例分担。

  法院因而裁定,梅正芳。田丽分别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内归还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代偿款2750.0731万元及利息、代偿款2247.0093万元及利息。

  今年7月,江苏省宜兴市人民法院作出的执行裁定书显示,上述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梅正芳、田丽未履行判决确定的义务,远东控股向法院申请执行。执行程序中,法院依职权对被执行人的财产进行了调查,未发现可供执行的其他财产,申请执行人亦未提供被执行人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并同意终结本案的本次执行程序。

  远东控股负债超百亿旗下智慧能源曾欲定增募资

  远东控股为江苏超大型民企,据官网介绍公司创建于1985年,目前年营业收入近500亿元,品牌价值735.66亿元,集团创始人、董事局主席蒋锡培。2019年,蒋锡培与其子蒋承志以70亿元财富排名胡润百富榜第573位。

  据远东控股旗下上市公司智慧能源(600869.SH)披露,2019年前三季度,远东控股集团实现营业收入274.40亿元,净利润为1153.02万元;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远东控股集团资产总额为254.04亿元,负债总额为192.10亿元,银行贷款总额84.16亿元。

  公开信息中,远东系与金融机构频有合作消息。8月18日,江西银行苏州分行党委书记、行长王望海一行参访远东,王望海表示,希望江西银行和远东集团在业务合作上携手共进,银企合作走得更远。

  记者注意到,远东控股近期退出了旗下一家参股企业。

  江苏科特美新材料有限公司(下称“科特美”)工商信息显示,其于7月21日发生投资人变更,两名股东退出,为远东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远东控股”)与江苏博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

  科特美2019年年报显示,上述两家原股东认缴出资额占比分别为1.54%和7.73%。

  科特美控股股东为自然人许春栋,其现为民营润滑油行业A股上市公司高科石化(002778.SZ)董事长,系高科石化创始人及原实际控制人许汉祥之子。

  2018年,高科石化曾拟收购科特美,但在半年后宣布终止,其时公布的终止原因为交易各方利益诉求不一,未能对交易的核心条款达成一致。

  与远东控股相比,它旗下的上市公司智慧能源负债也超过百亿。

  评级机构联合信用今年6月出具的对智慧能源的跟踪评级报告显示,其认为智慧能源具备外部环境良好、电线电缆业务经营状况良好、智慧机场建设业务保持较好发展趋势的优势。此外,截至2019年末,智慧能源负债总额126.63亿元,智慧能源债务规模较大, 整体债务负担重,短期偿债压力较大。

  智慧能源2020年一季报显示,截至期末其资产总计176.16亿元,负债合计126.69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合计111.99亿元。

  8月27日,智慧能源披露2020年中报,智慧能源资产总计182.88亿元,负债合计131.62亿元。

  为缓解资金压力,智慧能源曾计划定增募资。

  今年4月,智慧能源公布了25.52亿元定增计划,拟向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中,15.02亿元将投入光棒、光纤及光缆全产业链建设项目,7.5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3亿元投入高精度超薄锂电铜箔项目。

  智慧能源称,募集资金能够缓解公司营运资金压力,将有效缓解上市公司的资金缺口,同时改善资产负债结构,优化资产负债比。

  但此次定增未继续推进。8月1日,智慧能源宣布终止上述发行。

(文章来源:新京报网)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浙ICP备180091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