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热搜: 2018    上海  app  杭州  成都  推广  充电  期货  东莞 

今晚 42岁何小鹏成功敲钟:市值740亿

   日期:2020-08-27     来源:旁推网    作者:旁推网    浏览:19    评论:0    
核心提示:  小鹏汽车敲响了大洋彼岸的IPO钟声。   投资界8月27日消息,今日晚间,小鹏汽车成功在纽交所上市,发行价15美元/股,按照发行价计算,小鹏汽车的市值达到108亿美元,

  小鹏汽车敲响了大洋彼岸的IPO钟声。

  投资界8月27日消息,今日晚间,小鹏汽车成功在纽交所上市,发行价15美元/股,按照发行价计算,小鹏汽车的市值达到10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43亿。

  至此,美股迎来继蔚来汽车、理想汽车之后第三家中国造车新势力。当初“把全部身家用来造车”的何小鹏,也终于收获了一家属于自己的上市公司。

  无疑,何小鹏是小鹏汽车的灵魂人物。二次创业这6年来,自我评价“有些木讷”的何小鹏,背后却集结了一个豪华的投资人队伍,总融资额超过了120亿。今晚,伴随着小鹏上市,他的身家也大涨206亿元。

  何小鹏第二次创业

  义无反顾跳出舒适区,投身造车

  在创办小鹏汽车之前,何小鹏已有过一段长达13年的创业经历。

  时间回到2004年,27岁的何小鹏离开了工作6年的亚信科技,选择辞职创业,拉上大学校友梁捷一起创办了UC优视。彼时已是中国首富的网易创始人丁磊,不仅向何小鹏提供了80万的贷款和网易的服务器,还把自己的办公室借给了他。就在这间小小的办公室,何小鹏认识了时任网易总编辑的李学凌。

  也是在这一年,经IDG资本的一名投资经理介绍, 何小鹏结识了IDG资本合伙人杨飞,杨飞很看好这个年轻的创业者,自此结下渊源。

  2006年,已经创业的李学凌为何小鹏牵线认识了时任联想投资副总裁的俞永福。虽然UC这个项目没有通过联想投资部的投票决议,但俞永福找到了雷军,后者当即表态:“你去UC,我就投。”于是,俞永福带着雷军给的400万元来到了广州,加入了彼时还在居民楼中办公的UC。

  2014年,成立10年的UC以43.5亿美元卖给了阿里巴巴,这是当时中国互联网史上最高并购金额。一夜之间,37岁的何小鹏实现了财富自由。

  2017年2月16日,何小鹏的儿子出生。初为人父,何小鹏内心有了更深的目标感:“是不是我应该做一件让我儿子更骄傲、更开心的事情?”后来何小鹏回忆,“在那一刻,我才想到也许我应该走出原来的舒适区,走到一个更大的一个变化的场景去。”

  不久后,何小鹏从阿里巴巴荣退,开启了自己的第二段创业之旅。

  当初考察小鹏汽车时,IDG资本的多位投资人飞到广州,回去一汇报,投资决策委员会立马拍板同意。就这样,IDG资本成为了小鹏汽车A轮融资的重要投资方。

  IDG资本合伙人俞信华向投资界回忆:“在投资小鹏之前,我们在出行行业就已经摸得很深入及全面了。我们希望投的是‘变化’,是面向未来的企业,小鹏正是这样的企业。造车不仅仅是代步工具,更是一个平台,这个门槛极高。互联网人更有颠覆性和创造力,更符合做这件事的要求。”

  更何况,何小鹏有过成功的创业经历,这是投资人眼中的加分项——至少说明他对一个行业以及行业前景的判断是对的。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是,造车没有百亿甚至几百亿的资金很难持续,何小鹏过去的经历已经证明他超强的融资能力,财富自由的他有底气赌上身家全力造车。

  6年融资超120亿

  何小鹏身家大涨206亿元

  伴随着小鹏上市,中国新造车三巨头全部登陆美股。

  截至2020年7月31日,小鹏汽车已向客户交付了18741辆G3车型汽车。P7车型于2020年5月开始生产和交付,而截至2020年7月31日,小鹏汽车已经向客户交付了1966辆P7汽车。

  招股书显示,2019年小鹏汽车收入为23.2亿人民币,较2018年增长逾238倍,服务及其他收入1.5亿,较2018年增长26倍。2020年上半年,小鹏汽车营收为10.03亿人民币,毛利为-3611.6万,毛利率为-3.6%,较上年同期的-38.23%大幅提升。

  与蔚来、理想等造车新势力一样,小鹏汽车一路走来也获得了多轮融资,总融资额超过了120亿元。

  小鹏汽车背后有IDG资本、晨兴资本、GGV纪源资本、春华资本、经纬中国、红杉中国、高瓴资本、光速中国、钟鼎资本、云锋基金、昆仲资本、顺为资本等VC/PE机构,更有阿里巴巴、小米集团等产业巨头加持,以及天使投资人姚劲波、张涛、戴科彬和何小鹏自己出资。

  在早期,小鹏汽车最先打动投资人的正是何小鹏本人。与小鹏有十余年深厚交情的IDG资本合伙人杨飞回忆:“IDG资本和小鹏团队认识已久,当时小鹏创办UC,已然验证了其从0到1和从1到N的操盘能力。更重要的是,即便在加入阿里这样的大平台后,小鹏还能拥有再创业的热情和敢于吃苦的耐心,这实属不易。所以,当时他有创业的想法时,我们也非常鼓励。事实证明,此后项目的融资、商业化应用、建厂落地都得到了快速推进,都超出我们的预期。”

  小鹏汽车也是清科母基金所投子基金——GGV纪源资本的重点项目。“汽车正在由功能型向智能型转变,我们很幸运能够从一开始就与小鹏团队共同参与这一激动人心的事业。”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感慨,这家公司创业所花费的努力和毅力无法言喻,IPO是小鹏汽车的新篇章。

  “第一次接触小鹏是在2017年,我在广州市区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去了小鹏汽车当时所在的一个工业园区。”参与小鹏汽车早期融资的光速中国创始合伙人韩彦说,何小鹏身上的互联网思维在传统汽车行业里迸发出不一样的光芒,是最早吸引光速投资小鹏汽车的重要原因。

  “我们看好小鹏稳健的管理团队及智能化前景。”经纬中国合伙人万浩基坦言,之前有不少资本不看好电动车,从投入产出比来讲可以理解,“但经纬还是VC的性格,投赛道、投人、投未来的可能性,小鹏无疑是一个非常对的选择。”

  昆仲资本创始合伙人姚海波跟何小鹏相识于UC创业期间,一路关注小鹏汽车从仓库创业到他本人离职阿里并参与管理。“我们笃信‘一切出行都值得通过智能化再做一遍’的投资逻辑,并且在投资前,除何小鹏外,CEO Henry等接触也超过2年之久,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红杉中国一直看好汽车的电动化智能化以及无人驾驶技术的发展。作为小鹏汽车的投资机构,红杉中国表示持续看好智能电动汽车(smart EV)在中国乃至全球的长期发展空间,相信未来人们在出行的移动空间里会有全新的体验,这是小鹏和像小鹏汽车这样的造车新势力的终极使命。

  高瓴资本在B轮和C+轮均参与了对小鹏汽车的投资。高瓴资本合伙人黄立明表示:高瓴相信新能源车的大逻辑,也非常认可小鹏团队在产品迭代、人才管理、组织进化等方面展现出的强悍能力。“我们非常关注整个新能源行业,相信这批新造车厂商的崛起会给造车行业带来结构性的机遇。”

  IPO后,从股权架构来看,何小鹏个人持股27.8%,为小鹏汽车第一大股东。按照持股市值108亿美元计算,何小鹏持股对应身家为3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206亿元。阿里巴巴旗下的Taobao China Holding Limited持股为14.4%,为第二大股东;IDG资本则持股5.5%,位列第三大股东,也是小鹏汽车最大的财务投资方。

  回忆艰难融资历程

  何小鹏:没想到造车这么费钱

  造车的成本是巨大的,何小鹏曾感慨:我知道很花钱,但没想到这么花钱。

  资金难题,是造车新势力绕不开的困扰。在2019年底,何小鹏遇到了二次创业的巨大困局。新能源汽车、新势力造车行业被普遍唱衰,各家都面临融资难的局面。何小鹏也在准备C轮融资,急需大量的资金去推动落实自己的想法,在那之前的融资都相对顺利,这一次融资却面临压力。

  于是,IDG资本开始帮助小鹏汽车解决问题,从宏观到细枝末节一点点去梳理。杨飞回忆:“我也跟他聊过几次,我知道他很忙,尽量简短,但每次他和我们探讨项目也要两三个小时。确实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更重要的是,IDG资本成为了何小鹏的联合领投方,以数亿元人民币领投了C轮融资,在关键时刻为小鹏汽车大量输血。俞信华说,何小鹏在已经财务自由的情况下敢于跳出舒适圈,并不计风险下重注,“我们既然支持,就会帮到底”。

  谈到IDG资本,何小鹏颇为感慨:“我很感谢IDG资本的陪伴。从行业的不明确期,到逐步崛起,IDG始终都对智能化新能源汽车行业前景看好,这也给我们更多信心。”

  某种程度上,铺开中国几家造车新势力的融资历程表,就能展现出创始人有着怎样强大朋友圈。在何小鹏这个说着自己不善社交、甚至有点“木讷”创业者背后,集结了一大批用实际行动支持他的人。

  杨飞评价何小鹏是一个“细致且执行力很强”的人。当决定全力造车,何小鹏一定预先设想过各种挑战,这个时候对公司管理的细节往往决定成败:“他一下子找了几千人,流水线又这么长,人才管理稍微粗放一点都会浪费很多钱,但他们成本控制的很好,效率很高。”

  他还向投资界讲述了这样一个细节:“有一次我们打台球,红球被色球挡住了,他(何小鹏)就对我说我要让这个球绕过去进洞,这不是件容易事。结果他真把球的弧线打出来了,手上的杆法确实不错,这个事情要有点本事才敢说。”治理企业也是一样,“你得有内功,要有点真本事才行。”

  何小鹏李斌李想三人聚首

  财富自由后,他们不约而同选择了造车

  今年6月6日,何小鹏发布的一条微博打破了外界对于造车新势力的固有印象。

  在这条微博中,何小鹏戏谑道:“三个苦逼,在忆苦思变……”配图则是他与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的合照。在外界印象中,这应该是三家新势力代表车企创始人首次同框合影。

  其实中国造车领域的新兴力量一直都在默默互动。虽然每家车企的定位或许有所不同,但并不意味着造车新势力之间不能协同共进。他们需要一起教育市场,让市场认可造车新势力的品牌及势能。

  同时,资本机构的加持为新造车势力生态构建提供了强大的助推力,例如像IDG资本等机构除了为小鹏提供资金方面的支持之外,也在帮助对接各类潜在的产业资源、落地政策、行业交流活动等,加速产业协同发展。

  实际上,IDG资本早在2016年开始就对智慧出行进行了系统性的布局,覆盖到了产业链上的每一个环节。IDG资本出行团队在投小鹏之前就走访了市面上四五十家新势力造车企业,访谈人数达二三百人。

  在高等级自动驾驶领域,IDG资本最早投资了全球领先的Level 4全自动驾驶全明星团队——Zoox 和Pony.ai,如今这两家公司分别是美国和中国初创公司中融资能力最强的无人车独角兽。今年ZOOX被亚马逊收购,IDG资本也顺利完成了退出。

  在全自动驾驶核心零部件领域,IDG资本作为最早投资方,入注了当时仍处于Stealth mode(隐秘模式)的美国高性能高清远距离激光雷达制造商 LuminarTech,其在近日也宣布将与空白支票公司Gores Metropoulos合并进行上市。

  在动力电池方向,IDG资本投资了欣旺达、海博思创、和已在科创板上市的电池材料企业天奈科技。而针对新出行方式,实现了正向现金流的嘀嗒出行是其代表案例。

  IDG资本在智慧出行领域的投资布局,与其一贯的投资逻辑不谋而合,即不论投资什么领域,终归是投资于人类进化的方向,只有把握住这个方向才有未来。

  而何小鹏与他的小鹏汽车,所探索的道路正是朝着汽车领域进化的方向前进。作为国内造车新势力中第一家自主研发出自动驾驶软件,并将其商业化的公司,小鹏汽车所要打造的智能驾驶体验,正是其真正的生命力。

  在杨飞看来,何小鹏实现财富自由之后,又转身投入到荆棘满布的造车行业之中,令人佩服。

  “小鹏是一个一致性很强的人,不会因为外界带来的冲击而变形,这就是一个大企业家应有的样子。”杨飞回顾这6年,看到小鹏身上有一点丝毫未变,那就是创业热情,一如他刚踏入这个行业第一天那样,充满斗志。

(文章来源:投资界)

 
打赏
 
更多>同类资讯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资讯
点击排行
网站首页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使用协议  |  版权隐私  |  网站地图  |  排名推广  |  广告服务  |  RSS订阅  |  违规举报  |  浙ICP备18009100号-1